位置:烽火新聞網 > 政務 > 正文 >

青年戲劇創作人才孵化工程完成終評!答辯結束評委這么說

2019年12月13日 12:28來源:網絡整理手機版

原標題:青年戲劇創作人才孵化工程完成終評!答辯結束評委這么說

12月5日,由保利、央華戲劇、新京報、北京市東城區文化和旅游局聯合主辦的“戲劇未來力量——青年戲劇創作人才孵化工程”終評在北京師范大學舉行,孵化工程以“推動中國戲劇新發展,打造中國戲劇新力量”為口號,通過命題形式向全社會征集戲劇人才和劇本,25天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622份參賽劇本,甄選出的獲選作品將于次年孵化成劇目作品在全國60家劇院進行巡演。

青年戲劇創作人才孵化工程完成終評!答辯結束評委這么說

主辦方供圖

此次入圍作品共有60部,而在今天的終評現場,最終有59部作品進入了答辯階段(1 部因病棄權),選手不僅來自全國各地,也有從英國專程趕來的。12位終審評委分為4組,其中導演周可、央視主持人張越、新京報編委金秋為第一組;戲劇翻譯、評論人、編劇尚曉蕾,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教授、北京師范大學校園戲劇研究中心主任田卉群,編劇、導演、演員滕學坤為第二組;媒體人王潤、演員孫強、新京報文娛部副主編何建為為第三組;新民晚報文體中心主編朱光,戲劇評論人、策劃人程輝,演員閆楠為第四組。每組聽取15個選手闡述,每位選手闡述平均用時3分鐘,最終選出9-12 部作品,甄選結果將在12月6日的論道周閉幕式上揭曉。

答辯現場:大多作品真誠且關注社會話題

13:30左右,參加此次終評的選手陸續進入專為他們設置的等候區域,在答辯正式開始之前,央華首席制作人王可然與劇作家萬方一起,對選手進行了鼓勵。萬方表示,希望大家通過這次參賽經驗,在未來創作的道路上越走越寬,能夠創作出更多既能關注到我們當下,也能觀照到全人類的作品。隨后劇本終評答辯正式開始,選手則以四人為一組分批在門口等候。

青年戲劇創作人才孵化工程完成終評!答辯結束評委這么說

主辦方供圖

14:00,選手開始向終審評委組進行闡述。此次終審評委組共分為4組,評委代表尚曉蕾向記者透露,在終評開始前,評委的工作量其實非常大,通常會先拿到進入復賽的59個劇本通讀一遍,決賽當天上午再分組看一遍劇本。下午評委分四個組,選手抽簽,聽完闡述后,評委開會把主推選、備選的作品報給監審:“此次很多作品的動人之處其實是在于真實,我們看到很多真誠的情感,有些作者把目光投向老年化社會、青年心理健康等問題,說明對社會有深入觀察。最后是否入圍在其次,寫劇本本身對他們是一個療愈的過程。”尚曉蕾表示,選手現場所答辯的問題,主要是圍繞劇本里一些不明確的地方、與劇本有沖突或者不清晰之處而提出,有時會問一下創作背景以及作者本身的背景。

青年戲劇創作人才孵化工程完成終評!答辯結束評委這么說

選手候場。主辦方供圖

現場,新京報記者也采訪到了第一位答辯的選手,談到這次入圍他表示:“這次參賽主辦方每一個環節選得不錯,我之前也參加過類似比賽,但經常遇到主辦方搞一些網友投票,非常沒有意義。這次都是專業人士做評委,題目選得也很好,賽制比較緊湊,作品最終要是能在大舞臺呈現,對我們來說是很好的幫助。”回想自己答辯的過程,他表示:“其中一位評委是程輝老師,他問了我對作品最滿意的地方在哪?我認為這個問題特別給選手信心。一般評委都會說,你想表達什么?或類似評價自己作品的問題,但是程輝老師讓你自己說最得意、最喜歡的地方,很給人信心。另外一位閆楠老師,他雖然沒有提問題,但全程都非常認真地傾聽,給人感覺很溫馨很體貼。”

對于“孵化工程”的期望,這位選手表示:“希望入選的作品能夠呈現出百花齊放各種風格,不管我們個人入不入選,最終無論作為觀眾還是這次活動的參與者,能夠看到非常不一樣的作品合輯,真的能達到活動主辦方預想的效果。”

青年戲劇創作人才孵化工程完成終評!答辯結束評委這么說

選手在進行答辯。主辦方供圖

評委點評

萬方(劇作家):真實才有魅力,編造會顯虛弱

這一次很多青年人的作品質量要比預想得好,我通過看這些劇本覺得寫作還是要有生活,第一步邁出去,還是得現實主義為基礎。這就像是畫畫,要先學素描,實際上現實主義的這一步是一定要走的。在今天這些作品里有相對寫實的,有出于一種自我感受,也有各種不同類型的,我們組里討論,其實有沒有生活,是不是作者筆下熟悉的內容,真是可以立刻就能分辨出來。如果你筆下的東西真的來自于你的生活,是生動的,是真實真切的,就會有魅力,而如果編造,就會顯得虛弱。這是我讀現在這些孩子們劇本的感受。

張越(主持人):年輕人創作欲讓我興奮

“當初說要做劇本征集孵化工程的時候,我是沒有足夠信心的,因為時間太短,應該也不會有太多的劇本數量。當我聽說居然拿到了600多個本子,特別震驚,深深地感到在這些我們不認識的普通青年人當中,蘊藏著勃勃的創作欲望和生機,這一點讓我覺得特別興奮,這也是整個活動特別有意義的一個部分。”在張越看來,現在的年輕人生活面比過去的時代寬泛得多,她在這次的作品中既看到了很多現實主義的作品,也看到了虛擬、寓言、黑色幽默、科幻等題材,“ 他們真是想法滿天飛,但還是有些實現起來不到位,第一不會講故事,第二沒有結構,第三語言沒打磨。”

程輝(戲劇評論人、策劃人):特別敢寫的作品較少

在這次的參賽作品中,劇本的形式還是蠻豐富多彩的,既有特別傳統的,也有關注當下的,但就個人而言還是不太滿足。不滿足之處在于,我所看到的青年人寫的劇本里,他們似乎保守了一些,很少能夠看到特別有想法,特別敢寫敢想,特別敢于表達的舉動。年輕人要敢于放飛自己,作品成不成熟沒有關系,一個年輕人可怕的是裝成熟、裝稚嫩,這兩點其實都挺可怕的。現在年輕人寫劇本恨不得把它一步到位,就一定要把它寫成一個什么樣的東西,其實要更多的有自己真實的生活感受。有的時候作者更多地希望別人應該怎么看,或者我要給你看什么?其實首先應該是想觀眾看你表達什么,這種觀念還是有些誤差。

尚曉蕾(戲劇翻譯、評論人、編劇):評判并不看重技巧

僅以我所在的這組為例,我發現這些選手有一些技巧雖然不太好,但他真情實感的生活經歷寫得比較生動,也有一些就是技巧很好,但一看就是為扣題來編一些故事,這便沒有什么意義了,因為這樣的人物是很假的。我們發現有些選手可能對現實主義有不一樣的理解,現實主義,其實不一定非得使用非常現實主義的寫法或者設置。其實真正覺得好的作品基本都還基于真實的生活經歷演變而來,哪怕技巧不成熟。因為現在畢竟是個苗子,知道他的故事是真誠的,而且是有空間去發展的,基本上就都入選了。

本文地址:http://www.gmyoao.tw//zhengwu/372977.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