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聞網 > 文化 > 正文 >

創新是對非遺的最好傳承

2019年06月23日 11:06來源:未知手機版

人體穴位圖

朱慶平制作砂器

滎經縣六合鄉古城村,道路兩旁肩并肩排列著的數十家砂器店吸引游客的目光。店門前、櫥窗里陳列的大大小小、形態各異的砂器,構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這段路被稱為“滎經砂器一條街”。

綿延千年、生生不息的砂器文化,是滎經的根與魂。

滎經砂器匠人們代代相承,守護著這門手工技藝,或父傳子,或師傳徒。千年守望,生生不息。

2008年,滎經黑砂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在滎經砂器的傳承與發展的背后,有一群默默無聞的傳統手藝人在傳承中創新,正在用匠心點亮國粹。

老匠人追尋新傳承

一間簡易的磚房里,直徑近兩米的蓋子如饅頭一般扣在地上,火舌如霞光一樣從底部噴出。等待開窯的時刻,氛圍如同大考前夕一般。

燒窯是制作砂器的精髓,火與土的藝術在這一刻展示出壯麗生命力。在砂器制作工藝中,采料、粉碎、攪拌、制坯、晾曬、坑燒、嗆釉、出窯,每一步都有它的路數和智慧。

傳承人朱慶平制作砂器的手沾滿泥土,粗糙不堪,仿佛銘刻著歲月的痕跡,但經這雙手燒造出來的砂器,紋樣簡括,厚而溫潤。

一抔泥土、一團烈焰、一張轉桌、一把刻刀,這些與朱慶平結伴20多年。作為四川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滎經砂器制作技藝傳承人,他現在有著各種頭銜,但他始終保持著與砂器一樣質樸的性格。

近日記者在古城村見到朱慶平時,他還是保持著一如從前的狀態。

“砂器屬于古代陶器的一個分支,因為原材料與燒制工藝與陶不一樣,而自成一派。在砂器之中,"東有宜興紫砂,西有滎經黑砂"說法流傳甚廣。”朱慶平向記者講述著。

曾經,滎經砂器供需兩旺,手藝人的收入十分可觀。

直到2004年,國營砂器廠倒閉了。那時候,砂鍋需求已經萎縮了許多。

砂器行業疲軟之下,許多砂器匠人轉行,作坊驟減。朱慶平沒有去湊熱鬧,接下祖輩的擔子,一窯一窯,沉默篤定地燒著黑砂。

2008年,滎經砂器燒制工藝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朱慶平成為省級非遺傳承人之一。

在他眼里,可以傳承的是砂器蘊含的藝術價值和質量內涵,而不是這些響亮的頭銜。

傳承,便是他想要留下的什么。

朱慶平認為,校企合作是培養傳承人最實在的方式,也是最有效的途徑。他坦言:“哪怕學砂器工藝制作的只有5個人,但最后能有1人執著并耐得住寂寞,從事砂器工作,我都是開心的。因為,后繼有人才是傳承的根本。”

其實,朱慶平還有更大膽的想法,“可以嘗試在高職院校中實踐非遺傳承人才的培養,不僅使砂器技藝得到了正統的傳承,而且解決了當前砂器手工高級應用型人才短缺問題。”朱慶平希望,將非遺傳承與職業教育深度融合,創新非遺文化教育方法,充分發揮職業教育在非遺文化傳承與培養專門技術技能人才中的獨特作用。

老手藝打造新工藝

十多年來,朱慶平一直重視傳承人的培養,他建成的砂器傳習所便是最好的證明。

不久前,滎經幾個年輕人邁步徑直走進了朱氏砂器廠的大門,他們為學習滎經砂器的制作工藝而來。滎經砂器傳統制作技藝傳習所2010年6月初成立以來,這里就承擔著滎經砂器傳統手工制作技藝的搶救、傳承和生產性保護等重要職能。

“傳統的技藝,如果不改良,就不可能發展。”朱慶平堅信,創新的力量能讓后人撐起滎經砂器的一片天。

28歲的楊飛在朱氏砂器廠工作,現不僅成為滎經砂器行業的中堅力量,也是朱氏砂器獨樹一幟的“創意派”。

本文地址:http://www.gmyoao.tw/wenhua/245853.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