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聞網 > 文化 > 正文 >

母校南中的四種樹

2019年06月16日 17:56來源:未知手機版

電視劇捕狼行動

點擊“

圖片來源于網絡(吳秋水/攝)

文 | 夏廷獻

離開母校南中已經幾十年了,值得回憶的事很多,我想說說母校(東關書院)的四種樹。

網絡照片 柏樹

柏樹位于大門到二門之間的人行道兩旁,每一行都有十幾棵,每一棵都有丈把高,沿著由低到高的地勢排列成行,像兩隊頭戴儒巾的學士,令人肅然起敬。

網絡照片 冬青

冬青植在二門向北通往教學區之間的馬路左側,盤根錯節地圍了兩個方形的“翡翠園”。園中綠草如茵,卵石鋪徑,倘佯其中,心曠神怡。

網絡照片 榆樹

兩棵榆樹,屹立在“翡翠園”中,每一棵都有兩人合圍粗,七八丈高,城外十幾里都能看到它郁郁蔥蔥的樹冠。喜鵲麻雀等鳥,常在枝頭嬉戲。

桐樹散見于校園內各處,“學以致用”教室前后的幾棵,樹干水桶般粗,枝葉特別繁茂,像幾把碩大的遮陽傘。雨打樹葉時,音樂般的好聽。

這四種樹,是哪一年種的呢?“書院時代”?“學堂時期”?不得而知。

已知的事實是:一年又一年,四種樹和學子們一起成長,寒暑交替,春華秋實。

四種樹的年輪長了三圈后,我出了“樹蔭”,走向了社會。但無論走到哪里,寒帶、溫帶、熱帶,四種樹的“影象”始終伴隨著我,似乎已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直到有一天,在西北某地看到古人類遺址中一個部落的“圖騰柱”,我的心一下子豁亮了。原來我心中的四種樹,就是母校的“圖騰”啊!先師在眾多的樹種中選擇了這四種樹,就是想“以樹喻人”,在學子心目中樹起莊嚴神圣的標志。

圖騰信仰,圖騰崇拜,世界各地普遍存在。先民相信每個氏族都與某種植物、動物或其它自然物存在著親屬或其它特殊關系,從而把該物作為氏族的圖騰,頂禮膜拜。這種“信仰”在近代仍很流行。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以樹人為宗旨的“書院”,把“樹”作為“圖騰”是很自然的事。飽受傳統文化熏陶的先師,在決定院內植何種樹為宜、在什么位置種植為宜時,一定有過認真地考慮。

柏樹,常綠喬木,優良的觀賞樹。木質優良細致有芳香,可供建筑、造船、家具等用材。漢代的“御史府”列植柏樹,故以“柏府”、“柏臺”、“柏署”稱之。御史府,是監察、執法、執掌符璽和重要文書典籍的地方,是文化人較為集中的所在。古詩云:“一自柏臺為御史,二年辜負兩京春”、“柏府深嚴,蘭臺清悶”、“今日聯章處,猶疑上柏臺”、“五湖游不厭,柏署跡如遺”等,描繪的就是以柏樹為象征的“御史府”。在“學而優則仕”的時代,先師決定在大門內列植柏樹,可能是受到“柏府”的啟示,希冀弟子能夠成為以文化知識“安身立命”的人。

本文地址:http://www.gmyoao.tw/wenhua/242015.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