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聞網 > 文化 > 正文 >

保定原創好文:我是一片云

2019年06月16日 17:56來源:未知手機版

小伙子彈做成吊墜

昨天傍晚去公園沒有唱戲,只是在老地方練了一遍八段錦。這一天聽到了一些事,與我無關,口里心里卻郁結了一團,但又無處無法也不想張口,只想走走。也許混亂地走走就能走出這份無端的情緒吧。

?

公園里的人漸漸多了起來,熙熙攘攘的,日子好過了,人們更加地珍惜健康更加懂得了陪伴家人,每天這個時節人們都從四面八方而來,來到這個大家都以為的清凈休閑之地,卻未料每次來都是趕了一個廟會。

我漫無目的地走著,思緒開始無邊無際。

想來,我們是早就知道這一生活著是艱難的,只是懵懂里我們忘卻了,所以我們第一眼看這個世界時都是哭著的,哭,是因為不得已今世為人吧。投胎是個技術活兒,怨不得爹娘一出生就有個高低貴賤,長大后混世界更是需要頭懸梁錐刺股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雖然你并沒有什么大任但你必須得活著如果你想活得舒服一點質量高一點的話。只是,人生是一輛沒有倒檔的直行車,我們每一天每一步每一次的選擇都是潛意識的博弈,也可能剎那間已是電光火石差之毫厘謬之千里了。世事無常,老輩子人說,半道上除非落不下六指就是這個道理,謬與不謬只要我們保住內心的純善也就無礙了。

所以,于我看來,這世間的一切一切的花紅熱鬧都是過眼云煙。半生走來,我沒有羨慕過任何人,也沒有看不起過任何人,不管他如何高位如何貧賤,只要他是善良的正直的而不是虛偽的猥瑣的,在我眼里都是一樣的令我疼惜。人這一生,無論怎樣丑過俊過哭過笑過熱鬧過冷清過,將來都是一捧灰罷了。而我囑咐家人,將來的我,連灰都不要留。

......

我飄忽地走著,無名地開始嘆息,看著身邊的一群群魚兒般來來往往的男女老少,恍惚間我只是一個飄飄蕩蕩的透明的隱形者。我臉上掛的是悲憫的微笑,我腳踏清風衣衫獵獵,我看著眼前這分明的卻又渺茫的一切:瘋跑的小孩、蹣跚的老者、怨懟的情侶、刺耳的音樂,張揚的舞者......這一切,跟我又有什么關系呢?

耳后音樂的鏗鏘聲越來越近,是徒步的大隊人馬過來了,雄赳赳的,須臾間一個個一排排從我身邊擦肩而過,耳邊有風掠過,我有點猶疑,臨了下意識地竟然跟了上去。走了一段我發現,這個徒步隊的音樂節奏不是太快,竟然能跟著走一段,不用奔命。踏上音樂的節點后,我甩臂擺腿比誰走得都挺胸昂首,邊走我邊在肚子里笑了一聲,笑自己竟然像是一個迷途的孩子找到了家人一般有了剎那的開心。

走著走著,我被天邊的云彩吸引住了。這時頭頂的天空已是淡青,西下的夕陽只剩下了大半個,不舍地把頭攀著,一臉的柔情。這份金色的柔情是那么濃烈,以至于夕陽上的云彩都被感染了披上了一層亮色,久久徘徊不去......我邊走邊扭頭貪戀地看著這美麗的云景,腳步慢慢變得遲疑,最后干脆退出了隊列,拿出手機拍了起來。

我尋找著角度,我對比著光圈,透過鏡頭,我愛戀地看著那一朵朵高云越來越近。我的心是如此歡愉如此寧靜,頃刻間蒼茫大地竟然只有我一人,我感覺自己的身體慢慢輕靈飛升起來......

你,看到我了嗎?

2019.6.2

來源:客醉紅塵 作者:高衛華 本文已由作者授權發布 圖片來自網絡

本文地址:http://www.gmyoao.tw/wenhua/242014.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