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聞網 > 能源 > 正文 >

“嘗鮮”公海開采突破深海采礦技術是關鍵

2019年11月15日 09:43來源:網絡整理手機版

“國際公海海底區域內,蘊藏著豐富的多金屬結核、富鈷結殼、海底熱液硫化物等礦物資源,這是全人類共同的財產。隨著全球陸地資源日漸枯竭,國際海底礦產勘探與開發越來越受國際社會廣泛關注與重視。”在日前召開的第三屆國際海底區域勘探合同承包者大會上,國際海底管理局秘書長邁克·洛奇如是說。

公海就是國際海底區域,即國家管轄范圍外的海床、洋底及其底土。據統計,這一區域面積約2.517億平方公里,占地球表面積49%。

開采不新鮮,但公海礦產資源開采卻很“新鮮”。據國際水下技術學會中國分會理事卓曉軍介紹,截至目前,各國“承包者”(由各國政府機構、科研院所、企業等實體,經所在國家擔保,與國際海底管理局簽約后形成)還主要停留在公海勘探階段。

“如果深海采礦技術被突破,將大大提升我國主導和引領深海治理體系變革能力。”長沙礦冶院海洋礦產資源開發利用技術研究所副所長鄭皓說。

深海礦產資源開發技術主要包括礦區勘探、開采、選冶和環境保護等4方面。“以多金屬結核為例,其開發系統包括水面平臺、水下開采、運輸船舶、陸基選冶等,是復雜的系統工程。直接應用和相關的技術門類也很繁多,如深海運載、探測、深海結構設計、人工智能等。”鄭皓說。

“我國也在籌備開展海底5000米以下的行走和采集試驗。這是水深極深、水壓大、采集全程無人化的工作環境。整體開采不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事。必須保證開采過程的連續性、可靠性、經濟性和環保性,有極高難度。”卓曉軍說。

其實,難的不只是技術。以中國五礦為例,作為中國首個獲勘探權的企業,除了幸運也感到“壓力山大”。

“項目不僅是企業行為,它也由中國政府擔保,受國際海底管理局監管,并得到國際社會關注。”卓曉軍說。

我國作為“承包者”,根據規章,的確擁有礦區專屬勘探和優先開發權。但勘探合同期結束后未進入開發,這一“優先權”則無法保障。與此同時,我國銅、鎳、鈷等金屬自給率僅17%、8.6%、2%,如不能補充,也嚴重威脅國家資源安全。此外,還可能失去對深海開發國際規則制定的話語權。

眼下,力爭首批進入開發梯隊,已成國家層面共識。但相關技術能否跟上?記者獲悉,成為“承包者”后,中國五礦共計組織3航次、240天勘探任務,行程5.4萬公里,獲深海采礦數據達677.5GB。國內最早從事深海多金屬結核開采技術和加工利用技術研究的長沙礦冶院,研發出的“鯤龍500”海底集礦車,也在11次海試中屢立“軍功”。(記者 俞慧友 通訊員 郭亞鵬 焦 蓓)

本文地址:http://www.gmyoao.tw//nenyuan/352075.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