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聞網 > 經濟 > 正文 >

客運賠錢 京滬高鐵為什么這么賺錢?

2019年11月18日 05:46來源:網絡整理手機版

  11月14日,京滬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京滬高鐵”)上會并正式通過發審委審核,23天過會,創下IPO過會紀錄。

  作為中國“最賺錢的高鐵”,京滬高鐵2019年1—9月營業收入250億元,凈利潤達到95.2億元。

  在人們的印象中,每每提及火車票價、鐵路盈虧,總有專業人士出來解釋說,“客運不賺錢”“全靠貨運補貼客運,否則鐵路虧損更嚴重”……

  為何主營客運業務的京滬高鐵這么賺錢?鐵路客運真的賠錢嗎?

  京滬高鐵究竟為什么賺錢?

  10月25日,京滬高鐵披露首份招股書,其2019年1—9月的旅客運輸收入為120.42億元,占所有收入的48.16%;提供路網服務的收入為127.4億元,占所有收入的50.96%。

  在證監會11月4日的反饋中,關于京滬高鐵是否是資產管理公司的問題,引發外界熱議。

  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趙堅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介紹說,當前國內的客運專線基本都與京滬高鐵類似,采用設立高鐵公司的形式,即網運分離的形式運營。高鐵公司由國鐵集團、鐵路基金、地方政府等投資,有些地方政府的出資比例還比較大。

  “高鐵公司設立后,具體的線路運營,委托給各鐵路局管理,高鐵公司也收取各鐵路局的線路使用費等。”趙堅介紹說,“高鐵公司只有線路,沒有車、司機、乘務員,這些都在鐵路局手里,高鐵公司沒有這些,也就沒有運營能力。”

  他介紹,國外的高鐵公司一般是一體化運營,“比如最典型的是日本,線路、人、車都屬于一家公司,按區域經營,但這個模式在當前的中國還比較難以實現。”

  京滬高鐵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9月,其收入分別為262.57億元、295.55億元、311.58億元、250.02億元;凈利潤分別為79.03億元、90.53億元、102.48億元、95.20億元。

  京滬高鐵為什么這么賺錢?

  據世界銀行統計,中程距離的高鐵年客流在3500萬~4000萬就可以實現盈利。參與過京滬高鐵驗收工作的同濟大學鐵道與城市軌道交通研究院教授孫章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也說,京滬高鐵驗收時,據測算大約需要年運送旅客8000萬人次以上可實現盈利。

  2018年,京滬高鐵全線發送旅客1.92億人次,用1%的全國鐵路里程運送了全國5.69%的鐵路旅客,遠超世界銀行的中程距離高鐵盈虧點。

  趙堅告訴記者,京滬高鐵除了本線到發(只在京滬高鐵線范圍內開行)列車外,還有大量的跨線(始發或終到站不在京滬高鐵線范圍內)列車。“京滬高鐵不僅連接了北京和上海這兩個大都市,還是國內南北交通干線,比如從東北去往南方的列車,很多都會經過京滬線,增加了很多收入。”

  他認為,因為大部分客流都是跨線客流,如果只計算本線客流的話,京滬高鐵的盈利壓力就會驟增。

  京滬高鐵的招股書也證實了這一推斷。

  2018年,京滬高鐵開行本線列車3.93萬列,開行跨線列車13.32萬列。京滬高鐵表示,經測算,若以2018年的本線及跨線列車開行數量算,本線列車客座率達到15%即可實現盈虧平衡;若開行的均為本線列車時,需達到17.25萬列、客座率52%,或開行4.77萬列、客座率81.64%,才可達到盈虧平衡。

  趙堅認為,京滬高鐵目前的能力還沒有充分發揮出來,“現在京滬高鐵上跑的列車速度不一樣,有時速300公里的,還有時速350公里的。如果統一用時速350公里的運行圖,效率會更高。”

  但孫章也提醒說,高鐵盈利可以分為“大盈利”和“小盈利”,“小盈利”即收入可以抵銷運營成本,如人工、電力、折舊等成本,而“大盈利”還包括了鐵路建設時的投資,“京滬高鐵的建設費用大約是每公里1.68億元,總投入超過2200億元,這些費用在計算‘大盈利’時是需要計入的。”

  高鐵靠漲價增收空間有限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每每鐵路票價調整,總有專家指出,客運實際上在賠錢。此次京滬高鐵上市,且盈利能力良好,讓外界對于客運究竟是賠是賺有了疑問。

  其實,除了京滬、京津、東南沿海鐵路等,多數高鐵線路還是面臨著虧損問題。

  以蕭淮客運聯絡線上的安徽省淮北站高鐵客流為例,2019年7月,淮北站高鐵列車共發送旅客6.87萬人次,上座率僅為30.8%。其中,開往浙江江山站的G7698次列車上座率最高,為41%,而開往山海的G7294次列車,上座率最低,只有21%。作為徐蘭高速鐵路的聯絡線,蕭淮客運聯絡線以這樣的上座率要想盈利困難重重。

  而即便是一些干線高鐵線路,也面臨虧損。

  “比如現在虧損最嚴重的蘭新高鐵,每天只有幾趟列車,建設、維護、管理費用幾乎全靠補貼。”趙堅說,在經濟欠發達地區,人口密度小,高鐵開行列數、上座率都較低,虧損也在情理之中,“西部地區動輒上千公里的運行距離,并不是高鐵的競爭長項,普速鐵路和廉價航空或是更好的選擇。”

  趙堅分析認為,京廣高鐵未來也有盈利的可能,但京滬第二高鐵尚待觀察。“京廣高鐵和京滬高鐵類似,途經經濟較發達、人口密度大的地區,而京滬第二高鐵連接的多是地級市,真正的大城市不多。”

  他認為,高鐵通過提升票價來提高收入已無太大空間,“高鐵票價是普通鐵路票價的3倍,每人每公里0.45元左右,且長途運輸存在與航空運輸的競爭,短途運輸存在與公路的競爭。2017年中國國航的平均客公里收益為0.54元/人公里,東方航空為0.51元/人公里,南方航空為0.48元/人公里,高鐵靠漲價增收的空間極為有限。”

  客運虧損占鐵路局虧損大頭

  普速鐵路客運的盈利情況又如何呢?

  “近年來高鐵線路越來越多,乘客們更多會選擇高鐵出行,除節假日外,普通線路的旅客較以往有所減少,加劇了鐵路局客運業務的虧損。”在一位鐵路系統內部人士看來,鐵路部門的客運業務主要是考慮社會效益,而非經濟效益。

  以往返于湖南西部山區懷化和塘豹的7269/7270次列車為例,其途經21個車站,跑一個來回大約300余公里,不算人力成本,僅油費就需8000余元。節假日外,列車的售票收入還不夠油費,更不用提人工、水、電、折舊等成本。

  上述鐵路系統內部人士介紹說,除了鐵路干線外,國內還有很多支線普速鐵路,這些線路的長度比干線要長得多,但客運業務尤其是跨線業務,遠不及干線鐵路,上座率也沒有京滬高鐵高,因此長期虧損。“現在的‘綠皮車’基礎票價還是上世紀90年代時制定的,如今已20多年沒有上漲。如果單從經濟效益考慮,鐵路部門可以漲價,但綜合考慮后并未上漲,甚至有些地區執行了市場化定價后票價反而有所下降。”

本文地址:http://www.gmyoao.tw//jingji/354255.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