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烽火新聞網 > 教育 > 正文 >

國際學校花樣繁多 高投入行業經營難言輕松

2019年11月18日 05:11來源:網絡整理手機版

國際學校花樣繁多 高投入行業經營難言輕松

  本報記者/魏婕/蔣政/北京報道

  又到國際學校春招季,意味著又要有一大批家長陷入擇校焦慮。面對繁多的課程體系,不少家長都會迷茫,更會擔心花了高昂的學費之后,孩子能否接受足夠優質和適合的教育。另一方面,《中國經營報》記者深入了解后發現,已經做出選擇的家長也面臨著諸多焦慮。

  而對于國際學校而言,市場蓬勃發展的同時,也意味著競爭日益激烈,如何平衡擴張與教育質量之間的關系,國際化的體系如何適應本土市場,給國際學校的管理水平提出了更大的挑戰。

  和君資本合伙人林子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伴隨著經濟全球化、國內消費升級等趨勢的推動,國際學校行業整體發展驅動力強勁,已經成為有規模、有前景的行業,可謂教育產業皇冠上的明珠。但同時,對于處于起步階段的某些國際學校而言,品牌影響力較小,會出現招生困難等問題。此外,師資培養、商業利益、學生質量之間需要實現平衡,否則又會影響品牌形象。“國際學校的運營就是不斷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

  擇校之“痛”

  IB、A-level、IGCSE、AP、BC、VCE……這些字母是不同學校設置的不同的課程體系,也是國際學校與學生家長之間溝通的代碼。選擇了哪一組字母,便意味著選擇了孩子未來的留學方向。除此之外,公立或私立、授課方式、師資、管理、升學情況、硬件設施、文化氛圍等都是家長們擇校時重點關注的因素,采訪了多名家長后記者發現,“擇校前迷茫,擇校后焦慮”是國際學校家長們的常態。

  “80%英文、20%中文的授課模式,看上去很美好吧?結果孩子中文學得不如公立學校,英文學得不如純英文的國際學校,”一名國際學校的家長Cindy抱怨道,“學校覺得中國的教材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就自編教材,理念很美好,但實際無法保證大部分孩子的中文讀寫過關。漢字需要大量練習,但學校不認同這種理念,練習的時間很少。結果一個中國孩子,漢字認不明白,漢語說得顛三倒四。”

  “你能相信嗎?我家孩子初一在學校畫了一年的畫。”圓圓媽媽在談起孩子初入國際學校的經歷時,有些哭笑不得。她告訴記者,圓圓所在的北京鼎石學校采用IB課程體系授課,其特點是讓孩子自主探索,小組學習,但因為圓圓初一才開始在國際學校就讀,上課聽不懂,做小組作業時就被分配畫畫,同組的其他孩子因為從小在國際學校就讀或者英語好,就負責查資料、上臺演講。“成績拿回來的都是A,但我的孩子學到什么了?”圓圓媽媽后來通過和其他家長交流,又把圓圓轉到了另一所采用英國課程體系授課的學校。

  根據艾瑞咨詢發布的《2019年中國國際學校發展藍皮書》,國際學校核心特點就是引入國際課程,由于面向全球輸送人才,需要適應各國教育體系,因此課程種類繁多。目前,國內K -12國際學校的課程體系主要采用英式體系、美式體系、IB體系、加拿大體系、澳洲體系等。根據遠播教育國際學校數據庫,目前中國有88%的國際學校都開設了高中學段, A-Level、IB-DP以及AP是中國國際高中三大主流課程。

  除了課程體系的差異,選公立還是選私立也讓家長們猶豫不決。“就北京地區而言,公立學校國際部的藤校錄取率具有絕對的優勢,比如康奈爾大學在北京錄取20個學生,其中大約有15人都是公立學校的。這一格局在未來三五年內不會有太大變化,并且公立學校對于生源篩選的嚴格程度是其他類型的國際學校不可比擬的。”某國際學校的教師對記者表示,但是由于公立學校國際部沒有小學和初中,學生如果在小學和初中階段接受的是九年制義務教育,高中階段又是利用應試技巧上了大學,到了大學階段如果無法適應藤校學習方式,兩年內被退回的比例也最大。“所有人都關注藤校錄取率,但很少有人去了解藤校退回率”。

  “來我們這里體外循環的孩子很多。”某留學中介的老師告訴記者,“體外循環”的意思就是課外報班,目的或為提高英語水平,或為加強應試技巧。“在我們這里補習的,一種是語言水平跟不上國際學校的,一種是公立學校國際部里為了沖刺藤校而惡補應試技巧的。”這名老師介紹道,因為國際學校不允許請假,所以平時公立學校的學生多,周末國際學校的學生多。

  “擇校過程中,家長最大的焦慮根源就是都想去最好的學校,但并不存在最好的學校這種說法。”國際學校行業服務平臺新學說傳媒創始人兼CEO吳越認為,家長需要根據孩子的特點,選擇最適合自己孩子的學校。很多家長覺得某個學校競爭很激烈,這個學校肯定就是最好的,其實可能只是學校背后的饑餓營銷。

  沒有完整、統一、公開的評價體系,加大了家長的選擇難度和焦慮感。2019年3月,胡潤百富集團旗下的國際教育平臺胡潤百學發布了一份國際學校榜單,通過同行評議的方式挑出“百強學校”。胡潤去年在解讀報告時稱,由于國內的國際學校并沒有完善的數據公開體系,再加上部分學校建校時間短,無法根據畢業生流向、平均GPA成績、課程設置等內容制定評價指標。“一些學校可能連準確的在讀人數也無法拿出,因為生源一直在變化。”

  經營之“痛”

  “目前國內對于國際學校的需求量很大,且呈現上升趨勢,中產階層對于高品質教育的需求驅動這一行業不斷發展。”拼圖資本創始人、合伙人王磊表示,國際學校是一個高投入的行業,如果沒有控制好招生人數,盲目擴張導致教育質量失控,口碑受到影響,招生困難,進而就會陷入經營困難。

  北京師范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及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發布的《民辦教育藍皮書:中國民辦教育產業發展報告(2019)》指出,我國國際學校目前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國際學校在校學生人數遠低于潛在需求量。未來5年,國際學校或仍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需求端會繼續保持較為旺盛的狀態。

  根據艾瑞咨詢統計,2018年中國國際學校市場規模為554億元,綜合考慮影響國際學校行業發展的驅動因素:經濟增長、中產階層壯大、出國留學需求增長、教育消費升級等,估計未來國際學校入學人數有望進一步提升;綜合考慮國際學校目標家庭的數量、結構、消費能力、消費意愿等維度,估計未來國際學校每年的學費也將進一步增長。通過統計多所國際學校近年來的學費漲幅和新建校區速度,艾瑞咨詢推測未來3年全國國際學校市場規模的年復合增長率為12.9%,至2021年市場規模將達到797億元。

  “國際學校開始的前幾年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完成運營上的平衡。”林子力表示,國際學校在前期拿資質、土地、購買硬件設備、招募師資團隊等需要大筆資金投入,但教育行業的信任成本相對較高,如果沒打出品牌,招生非常困難,直到第一屆學生取得好成績后,招生難問題才能有所好轉,前期如果資金周轉不過來,容易出現資金斷裂。

  2018年9月,據界面新聞報道,創立24年的北京老牌國際學校BISS曾面臨招生困難、運營問題,后深陷資金危機。2018年12月,據云南《春城晚報》報道,曾被評為優秀高中的云南師范大學附中美華國際高中突然宣布停課,教師工資被拖欠,負責人失聯。

  “國際學校的競爭主要是拼口碑,但背后也是拼資源。”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比如,德威以英國方向留學著稱,但這幾年德威的美國方向也發展起來了。其中一個原因是德威的大校長去美國大學游說了,資源有了,名校錄取率提高,名氣就打響了,現在德威的美國方向都可以與順義國際學校一較高下。”

  此外,家長在采訪過程中表示,“水土不服”也是國際學校的一個痛點。“新學校中外方的團隊都需要磨合,磨合不好師資就不穩定。”曾就讀北京鼎石學校的月月媽媽告訴記者,鼎石在第一屆招生時向家長宣傳了豪華的外方師資團隊,但現在這個團隊里只剩一個校長了。“課程體系也是一樣的道理,鼎石課程設置就是一年級的時候,70%是中文課程,30%是英文課程,等到二年級之后又變為50%的中文課程,到了初中時候,英文課程比例突然變成80%,孩子們就很不適應。但小學部說這是初中的問題,初中部說這是小學的問題。即便是一個學校的小學和初中課程體系都沒法接軌。”

本文地址:http://www.gmyoao.tw//jiaoyu/354242.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